中山大學 West BBS-西子灣站

『主選單』
分類佈告
分類精華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海資系89級』一般區佈告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張貼  回應       
發信人: odie (喉嚨好痛啊∼)    看板: mr
日期: Fri Dec 11 19:45:10 1998
標題: 李鴻禧教授選後評論筆記摘要

『2000總統大選』

原本在阿扁的生涯規畫裡,參選總統還不到時機,當初他決定要競選連任台北市長時,
我曾經告訴他,勝選的機會相當低,不過沒想到結果竟然輸這麼多!新黨實在...(二
號無奈表情,直搖頭),竟然敗掉三十九萬票,耍人耍得太厲害了。要贏得連任首先他
不能對總統、黨主席有任何一點想法,接著一切行事作為不可以有一點點錯誤,最後他
的幕僚群不能發生問題;所以在他考慮決定競選連任後,當記者問他的時候他能夠毫不
猶豫的回答『連任的話兩年後絕不參選總統。』『我不會參選黨主席。』
原本的計畫是假使市長順利連任的話,目標就要開始擺放到六年後的總統大選(2004年)
因為台北市政目前已經可說上了軌道,接下來一任所必須背負的壓力小得多,而且等到
2004年時,阿扁的年齡與成熟度正好(54.55歲),扁陣營的大將如羅文嘉、馬永成等
人也步入中年,將不會有今日少年得志的氣焰、不會那麼衝;屆時可以成立一個研討會
,藉以培養一群幕僚人才,酌收鐘點費,由我去請一些法政、財務、經濟、國際情事等
各方面的學者來授課,上課講義預先印給阿扁預習,由他在上課中提出各種問題,一個
禮拜上一小時來說,如果一年上四十個星期,四年下來就有一百六十個小時,這樣可能
比起念博士班獲得的還要多,再請個外籍老師與阿扁進行會話訓練,一年之後外語能力
也將趨於完備;等到2002年又碰上民進黨主席改選,這時候就可以出來競選,積極投入
參選總統的工作了。
現在整個事情都不一樣了,目前阿扁決定怎麼樣我也不曉得,這幾天他忙著謝票,我在
休息,還沒有碰面的機會,我想在感恩之夜前他應該會來找我(這意味著我下星期還要
去聽課嗎?...-_-)
主要還是看民意調查吧!雖然說淡水河以南的外省族群人口數相當低,阿扁的支持者相
對提高來講,不過同時淡水河以南的買票風氣也比台北要盛行、容易得多,所以還很難
說,要看民意調查以及對手決定。
以現在來講,當初我們預計馬英九上台之後會開始拉攏宋楚瑜反李登輝,果然才當選隔
天就說要直選黨主席、正副總統候選人(老師說完隔天,宋楚瑜就表示支持,準啊!)
這對李登輝來說相當不利,本來由黨代表選舉,李登輝有他培養的地方派系與黑、金,
如果由黨員直選的話,國民黨內60%以上為外省族群,對他恐怕不利。
有人說會連宋配,宋怎麼可能跟連配呢?連也不會去跟宋配啊!目前比較可能的是宋楚
瑜拉攏馬英九,李登輝如果能夠掩護連戰,國民黨就會推連戰出來,宋楚瑜壓過連戰的
話,李登輝可能會親自出來;如果馬英九不跟宋楚瑜配,那宋就沒輒了,媒體老說宋家
軍多龐大,這些人到時候一定一個個被錢買走,誰還會記得宋當初如何提拔他?我看那
時候的宋楚瑜連劉泰英(國民黨產負責人)都打不贏,大概就會倒向新黨而出現宋趙配
的情形,那時候阿扁如果不出來選恐怕也沒辦法了,就算躲起來也一樣會被挖出來,那
種情形大家一定都認為阿扁會贏,贏面確實是很高,不過要敵得過金錢攻勢才行。
他現在要怎麼樣我是不曉得,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我不會再當他的競選總幹事了。


『三合一選舉』

關於這次的選舉,老師感到相當失望,台灣的政治彷彿向後倒退了十年,怎麼
說呢?
首先是台北市長的選舉,很明顯的國新兩黨夾殺民進黨,王建宣能將上一屆的
四十三萬票敗到剩下四萬票不到,難道是他個人的理念與魅力比不上馬英九?
當然不是了,王到後來的表現根本是擺明了不想選,只是沒有高雄市的吳建國
那麼明顯,有仔細盯著電視新聞看的人應該能看得出來。
然後立委、市議員的選情就更叫人痛心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立委都能當選,什
麼天道盟盟主父子倆、地痞流氓的姪女,連那個判了無期徒刑的也能保外就醫
,還高票當選?林瑞圖、馮滬祥那種人也選得上?一些表現不錯的人反倒是落
選了,像新黨的周陽山,雖然政治理念不同,可是他的表現的確不錯,為什麼
會落選呢?那個嘉義的曾政農,他根本是個流氓,嘉義人都知道,他還要叫我
(李教授)舅舅,他本來已經選不上了,李登輝就讓他去排不分區代表...
(此時老師露出一號無奈表情)...
台灣的民主僅止於表面,黑道、金牛等等,這種在其他先進民主國家不可能發
生的事情,竟然出現在台灣,真叫人痛心,日本的NHK電視台來台灣採訪報導,
對於台灣的選舉文化感到相當的不可思議,我們真是丟臉丟到國外去了!

『省籍問題』

馬王陣營說陳水扁搞省籍對立,可是事實的真相不見得如此。
有些外省族群認為,陳水扁把『介壽路』改為富有台獨意味的『凱達格蘭大道』、
建立二二八紀念公園、拆蔣緯國別墅...這些動作令他們感到相當緊張,陳水扁搞
台獨、要鬥垮外省人等等,可是他們有沒有想過:1.『介壽路』取名來自於慶祝蔣
介石的生日,那人都死那麼久了,為什麼還要慶祝?2.二二八紀念公園只是對莫名
死去的人表示一種負責與哀悼的態度,德國還不是有很多二次大戰紀念碑?3.蔣緯
國的別墅是軍事要塞,軍事要塞裡面可以建別墅?太誇張了吧!還有人要說它的使
用執照合法,真叫人不解...
陳水扁進台北市政府只帶了四個人,出來時也只增加到七個,其他員工都用前任,
或是陸續招考,招考時也沒有限定口試非用台語不可,外省人照用,這樣是搞省籍
對立嗎?如果他有省籍情結,單小琳就不會成為扁營大將。
誰在搞省籍情結、省籍對立?從這次市長選舉國新兩黨合力夾殺看得出來,新黨為
了反扁可以把票投給國民黨的馬英九,這不是省籍是什麼?再看看新黨的本省籍候
選人,像李勝峰這次也沒選上,新黨排斥台灣人很明顯看得出來。民意調查的結果
最讓人痛心,有超過半數的外省受訪者肯定阿扁的施政,可是四十歲以上的卻只有
百分之四的人願意投票給他,二十歲以上好一點,有百分之十幾;顯然的,百分之
七十的市民滿意度以及亞洲第五大適合居住的都市,也不能對抗外省人與本省人的
分別。上一屆的市長選舉有一項調查最誇張,當時趙少康陣營放出一種傳言:『如
果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會把所有台北市的外省人通通趕到淡水河淹死。』很誇張
的是,透過民意調查的結果竟然發現,有百分之二十六的人相信!!
省籍情節與對立的問題絕對是存在的,但是大家都避著不談的情況造成的並不是改
善,或許新一代的年輕人會逐漸淡忘二二八、白色恐怖,但是那樣的融合速度終究
緩慢。雙方應該跳脫歷史為對方著想,本省人要能體會政府遷台時外省族群的心情
,在大陸打完日本接著剿匪,一路退到台灣來,而台灣的人民又想要反抗他們,那
他們不就得跳海?有少數族群的危機意識以及些許的被害妄想症都是能夠體會的,
易地而處我們的情形應當相同;而外省人也要想到,在二二八事件時蔣介石政府無
緣無故殺了數萬的台灣人,歷經白色恐怖,一路被統治了五十幾年,難道還想繼續
統治他們嗎?
衷心期盼竹籬笆(眷村的代名詞)內的年輕人能夠走出一片天空,這樣就不容易懷
抱著同病相憐與被害妄想,不然老待在竹籬笆內,最後就會像美國布魯克林區的黑
人一樣了。其實有不少從竹籬笆出來的人,表現得相當好,像一些藝人歌星、陳師
孟、周陽山等等,在各自的領域發展得很好,我對周陽山很惋惜,這樣的人才竟然
沒選上,反而是李XX的兒子女兒、郝XX的兒子,這些本來就是顯貴的人選上了,這
對於化解族群對立並沒有太大的幫助,富者越富貧者越貧。
省籍問題往往被少數有心人士利用來炒作群眾的情緒,像馮滬祥、梁肅戎那種跑到
大陸去簽協議的人,只要利用省籍問題就可以激起部份外省人的危機感與向心力,
這樣他們就可以利用這股力量進入國會,這簡直是在開民主倒車,所以你們這一代
的年輕人一定要想辦法化解省籍情結,這樣將來才有希望。

『新聞媒體』

雖然現在的新聞媒體相當多,但事實上多數還是把持在國民黨與某些外省人手中。
早期我們只有青年戰士報(大概很多人沒聽過吧?那表示你/妳很幼齒)、中央日報
可看,後來多了聯合報、中國時報,這些都是國民黨的黨營報紙,可以直接限制軍
、眷只能訂閱這幾種,而當初由於台灣人受教育尚未普遍,因此幾乎所有的記者編
輯人員都是由文筆較好的外省人擔任,而電視的情形也差不多,眾所皆知三台都是
國民黨的...
等到報禁開放、第四台開始蓬勃發展後,原本在黨報、三台的新聞人員就被挖角去
當主管級人物(因為他們有經驗),而這些人當中就有不少無法秉持新聞中立的原
則,有些偏國民黨有些偏新黨,選舉的時候特別看得出來,就連民進黨色彩最濃的
民視,竟然也有十四分鐘播報馬英九,一分半鐘播報陳水扁的事情發生,我看了很
生氣就打電話到電視台抗議;一般來講像我們這種小老百姓抗議是沒什麼用,不過
我剛好是民視唯一的顧問,我的抗議連蔡同榮(民視董事長)都嚇了一跳。

『尾聲』

很多事情應該要攤開來講,而不是一味的逃避、避免去談,這樣反而容易因為情
況曖昧不明產生更多的誤解,甚至被有心人士利用,像省籍、統獨這一類的問題
應該要公開談論、辯論,讓大家瞭解請況,而不是繼續愚民。
我覺得統獨的問題其實很簡單,支持統的人說出為什麼要統、有什麼好處,支持
獨的人也一樣,兩相對照辯論,結果很容易就看得一清二楚。現在大家怕談獨立
會引起對面打過來,可是為什麼中共一定會打過來?還有,它是不是真的打得過
來?這都是很有趣很值得去討論的議題,雙方蒐集資料公開來談,不是一切都很
明白了嗎?
我發現現在的年輕人似乎對於政治多半漠不關心,相當的冷漠,不曉得為什麼,
總覺得你們少了對國家社會的那種romantic的熱情,這種現象實在很不好,政治
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卻不去關心,對於世界流行趨勢反而瞭解得更多,什麼鐵
達尼號的女主角秘密結婚時只有二十七個人參加也知道(挖咧,老師比我知道的
還清楚...^^;),這種情形實在叫人難過。我們當初就是懷抱著對這塊土地的熱
愛,一生不斷盡力想要將國家推向民主憲政的道路,看到這次選舉的情形實在很
痛心,有時候我老婆會安慰我,說我做得已經夠多了,要留一些事情給其他人來
做,呵呵...
兩節課都講掉了,哈哈,敗兵之將不可言勇,下課...

--
* Origin: 國立中山大學 West BBS * From: 140.117.201.14 [已通過認證]

--
* Origin: 國立中山大學 West BBS * From: 140.117.193.218 [已通過認證]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張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