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學 West BBS-西子灣站

『主選單』
分類佈告
分類精華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南方公園情報街』精華區佈告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發信人: mite (Pink Panther)    看板: sis
日期: Sat Nov  4 19:53:49 2000
標題: 回憶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席位的最後一戰

2000.10.25  中國時報
回憶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席位的最後一戰 

 陸以正(作者為資深外交官,現為外交部無任所大使)


 民國六十年十月廿五日深夜,十一時剛過,故外交部長周書楷在宣佈我國退出
聯合國後,與劉鍇大使率領中華民國出席聯合國第廿六屆大會代表團部分成員,
莊嚴地步出聯大會堂。 

 將近三十年了,不論國內或世界情勢都變得面目全非。許多人不了解當年真實
情形,怪罪政府「漢賊不兩立」的政策,造成今日我國徘徊於聯合國門外,不得
其門而入的困境。作為少數在場人士之一,回憶一下前因後果,或許能有助於認
識真相。 

 第廿六屆聯大於一九七一年九月廿一日揭幕。我國代表團陣容龐大,除周部長
外,正代表有劉鍇、謝東閔等五人;副代表有張純明、林挺生等五人;顧問多達
三十二人,有馬樹禮、錢復等。我是第九次奉派為顧問,自然也是最後一次。 

 早在那屆聯大開幕之前,全國上下都知道這次真是我國在聯合國會籍的生死關
頭了。 

 從一九五○年起,中國代表權問題年年都被列入聯大議程。最早是印度與蘇聯
分別提出決議草案,主張「邀請」中共入會。但因為韓戰正烈,十月底中共以「
志願軍」名義介入,所以在美國領導下,印度與蘇聯的提案雙雙被擊敗。一九五
一到一九六○這十年間,蘇聯集團年年提出中國代表權問題,年年被美國運用所
謂「暫予擱置(moratorium)」的手法擋住。 

 這十年堙A聯合國會員數從六十國增加到九十九國。支持暫予擱置案的票數雖
然略增到四十二票,但贊成中共入會者卻從十一票激增到三十四票;棄權數從四
票跳到二十二票。如非美國全力護盤,只看贊成與棄權兩種票數合計達五十六票
,已經超過支持我國的票數了。 

 這種情勢下,可見暫予擱置的老辦法行不通了。從一九六一到一九七○這十年
間,美國和我國協商,改採所謂「重要問題(important question)」的策略,
視大陸入會為重要問題,必須三分之二多數才能通過。 

 一九六六年義大利曾領銜提議,在聯合國大會下設立一個委員會,研究解決中
國代表權問題之道,並向聯大提出具體建議。歐洲國家都支持義大利案;如果能
獲通過,或許聯合國媟|有「兩個中國」出現。荒謬的是當事國雙方都拒絕接受
,台北與北京的友邦因而連手投票反對。 

 一九六九年尼克森登上美國總統寶座,起用季辛吉為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秘密
計畫打所謂「中國牌」以抗衡蘇聯。一九七一年四月,尼克森公開宣佈美國對華
政策的目標,是與中共「正常化」關係。七月,季辛吉秘密到中國,與周恩來會
晤。到九月聯大開會時,季辛吉又跑到北京去了,只有時任美國常駐聯合國大使
老布希(George H W Bush)在那裡孤軍奮戰。 

 這裡面包含著一個從來無人揭穿過的秘密。在尼克森、季辛吉、布希、或時任
國務卿的羅傑斯等人的回憶錄裡,都不曾道出季氏選在聯合國投票時,趕去大陸
的真正原因。當時美國在北京尚未設置聯絡辦事處,而那年九月十六日,中共副
主席林彪夫婦因密謀武裝起義失敗,倉卒逃走,在外蒙古墜機身亡。林彪本是毛
澤東指定的接班人,竟然會演出這種駭人聽聞的事,各國都在探索真相,而大陸
新聞封鎖甚嚴。尼克森預定要在次春訪問大陸,會晤毛澤東,深怕美「中」尚未
建立的關係生變,所以不顧聯合國投票在即,派季氏趕去見周恩來,打聽大陸究
竟是誰當家。但看在美國的友邦眼裡,季氏此行無疑是對其他國家發出訊息,美
國支持中華民國的立場已經鬆動。 

 為應付這個新局面,美國務院與我國政府磋商,變更策略,改以「雙重代表權
」為目標,希望一方面讓中共進入聯合國,並取得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之席,另
一方面保全我國在聯合國的會籍。總統蔣公到最後才勉強同意。我記得那年夏天
,外交部給所有駐外使節的訓令,既促請友邦反對阿爾巴尼亞提案,又表示如果
貴國贊同美國領銜的雙重代表權提案,我方也能了解,有點半推半就的意味。為
避免駐外使節與駐在國交涉時,用詞遣字有誤,外交部還準備了一份英文說帖,
指令駐使在與對方外交部長磋商時,照文宣讀,一個字也不能更改。這樣嚴格的
訓令,在我國外交史上也是破天荒第一遭。 

 聯大開會後,有三星期照例先舉行總辯論。直到十月十八日第一九六六次會議
,才開始討論中國代表權案。因為有七十四國發言,儘管每天上下午各開一次全
會,達十二次之多,歷時九天。舉行表決是第十一次,編號第一九七六次大會。
各國提出的決議草案有八件;其中最重要的只有三件:即阿爾巴尼亞提案,美國
所提的重要問題案,與雙重代表權案。
 
 我國代表團在聯大開會期間,每晨九時必定舉行全體會議,由部長主持,檢討
局勢聽取各個團員與指定對象連絡情形的報告,計算雙方票數。出席大會代表團
的四十幾位團員,每人都有指定連絡對象,好似打球時「人盯人」戰術。例如馬
樹禮先生專門負責與當年聯大主席、印尼外長馬立克(Adam Malik)連絡。馬立克
向他承諾,如果投票時正反雙方票數相等,他會以主席身份投給有利於我國的一
方。監察院錢院長復當時是外交部北美司司長,負責與美國代表團連繫。他說美
國過分樂觀,估計票數與實況有差別,反而是我方估算的票數,事後證明完全正
確。 

 中共外交部為阻止雙重代表權案,早在八月就發表聲明,如果聯大通過任何「
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決議,大陸絕不接受。 

 十月廿五日下午的第一九七六次大會,從下午三點多開始,直到深夜十一點半
才結束,長達八小時。出席的各國代表累壞了,加上沙烏地阿拉伯大使白汝迪
(Jamil M Baroody)從中攪局,引起許多代表反感,局面才弄得不可收拾。 

 白汝迪認為美國版的雙重代表權草案內容欠周詳。他原已提出修正案,臨時卻
又另提一個全新的決議草案,要求優先列入議程。一百三十一個國家的的代表團
對於中國代表權問題,早已奉有本國外交部的訓令,不可能改變意向。白汝迪越
是堅持,會場內對他不滿的情緒越高。 

 這時會場內瀰漫一股戾氣。發言的代表眾多,不斷有人提出程序問題,主席有
點著慌,好幾次被各國代表指責他在議事程序上裁定錯誤。時間已是晚上十點多
了,大家都飢腸轆轆,火氣更大。白汝迪提議散會,給各國代表廿四小時的時間
來考慮他所提的決議草案。這原可由主席決定,馬立克卻付諸表決,很多代表都
討厭喋喋不休的白汝迪,因此他延遲廿四小時討論的建議,以五十三票對五十六
票,十九票棄權,被否決掉了。 

 接下去就重要問題案本身投票,這最後一道防線,竟出乎意外地以五十五票贊
成、五十九票反對、十五票棄權、兩票缺席被否決。主席宣布結果後,會場裡頓
時掌聲如雷,我們坐在那裡,實在不是滋味。 

 情勢變成一面倒了,美國大使布希站起來提議,將阿爾巴尼亞提案分段表決,
企圖把排除我國的第二段文字刪除。白汝迪則主張把他自己所提的修正案優先逐
段表決。大家又爭吵了一陣,主席先把白汝迪的折衷草案分兩段提付表決,每次
都只有沙烏地與阿曼兩票贊成,六十幾票反對,引起一片譏刺的笑聲。布希大使
的分段表決提議,雖然獲得五十一票贊成、卻有六十一票反對、十六票棄權,也
被打消。 

 到此時,所有可能補救的途徑都用完了。中華民國代表團於是以程序問題要求
發言,周部長步上講台,以沈重心情宣布我國退出聯合國。 

 我們出來之後,主席繼續將阿爾巴尼亞提案交付表決。我國既已退出,部分國
家樂得見風轉舵,阿案以七十六票贊成、三十五票反對、十七票棄權通過,成為
聯大第2758(XXVI)號決議案。 

 這些年來,朋友們有時問我,假如當年美國所提的雙重代表權案獲得多數支持
,今日我國仍可留在聯合國內,豈不省掉多少煩惱?我回答說,聯合國是以國家
為單位的競技場,大家玩的是實力政治 (Realpolitik)。假如那年雙重代表權案
獲得通過,中共肯定拒絕加入。頂多再拖個一兩年,我國仍然會被趕出聯合國。 

 今日回顧一九七一年那段經過,就事論事,我國當時已經準備接受與大陸並存
在聯合國裡的安排,只是一下子很難作一百八十度的轉彎。我相信周部長的手提
箱裡,可能有兩份演講稿,看情形發展再拿哪一份出來罷了。 

 從這次經驗裡,我們學到些什麼?首先,聯合國是議會式的外交,強如美國也
無法完全控制所有大小國家投票的趨向。今日雖然台灣大多數民意希望重返聯合
國,那只是遙遠的願景。我國要想恢復聯合國會籍,恐怕難以如願。這並不意味
今後不必再勞師動眾去敲聯合國的大門。為了表示我們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每
年請友邦提出此案,仍有其必要性。但政府要把現實狀況說清楚,不能給人民製
造不切實際的幻想。 

 有人主張換個國名,以新興國家的名義向聯合國提出入會申請。他們忘記了中
共以安理會常任理事的資格,隨時可以否決申請案;無論改成什麼名字,都會被
大陸封殺。我國的外交空間,仍須和大陸達成某種協議後,才有走出困境的可能。 

 檢討五十年來所走的道路,我們錯在一九六六年到一九六八年間,海峽兩岸的
邦交國數字相差無幾時,未能接受義大利提案。但那時文化大革命正鬧得如火如
荼,中共政權岌岌可危;也無人預見尼克森會從全球戰略觀點出發,決定與中共
修好。等到各國放棄了兩個中國的念頭後,機會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兩岸關係其
實也一樣,只有趁目前局勢對我尚非完全不利時,早早決定前瞻性的政策,才能
避免重蹈覆轍。
 
--
* Origin: 中山大學 West BBS-西子灣站 * From: 140.117.196.20 [已通過認證]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