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學 West BBS-西子灣站

『主選單』
分類佈告
分類精華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西灣讀書會版(書版)』精華區佈告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發信人: CHENSJ (庄腳草地人)    看板: study-group
日期: Tue May  1 01:33:53 2001
標題: [轉載]還好我不是新加坡人
來源: 中山大學 West BBS-西子灣站 WEB-BBS

                      還好我不是新加坡人

                             龍應台


    我慶幸自己不是新加坡人,告訴你為什麼。

    9月,歐洲和東南亞的二十二個外交部長在德國開會。新加坡外長
教訓歐洲人:「我們亞洲人擁有足夠的科技與資金去長期發展經濟
……冷戰結束之後,歐洲人試圖外銷他們的文化價值﹔我們可以接受
其中一部分,但不是全部。雙方必須學習去尊重對方的不同。」

    說得理直氣壯,好像亞洲人整個的尊嚴都在裡面了。地主國德國的
報紙也以顯著的排版突出新聞。主題是「亞洲和歐洲的文化沖突」。
美國學者亨廷頓的說法當然又被引用:講究自由和個人尊嚴的西方
文化對峙強調權威和集體利益的亞洲文化。”

    新加坡外長的話有什麼不對嗎?表面上沒有不對。歐洲的文化輸出
當然不僅只是冷戰後的幾年﹔對中國而言,應該說已有一百五十年的
歷史,如果我們從鴉片戰爭算起。風水輪流轉,歐洲人向別國學習,
也是時候了。令我不舒服的是,最近新加坡政府頻頻與西方對話,
口氣中儼然以亞洲的代言人自居。開口就是「我們亞洲人的價值怎麼
樣怎麼樣……」西方的媒體竟然也跟著說「他們亞洲人的價值怎麼樣
怎麼……」兩造一唱一和,好像新加坡代表了亞洲,新加坡的文化
價值就是整個亞洲的文化價值。

    什麼時候,李光耀變成了我的代言人?

    鞭打美國人的案件剛過去, 新加坡在9月吊死了一個販毒的荷蘭人。
已經廢除死刑的歐洲人議論紛紛。我並不特別同情這個荷蘭人──他
知法犯法,而且,新加坡沒有理由因為他是歐洲人而對他法外開恩。
但是,新加坡政府沒有傲慢的權利──至少,它沒有資格代表我這個
台灣人,而我可是個道地的亞洲人。

    我不贊成死刑。我不贊成將死刑犯五花大綁拍照。我不喜歡看到丟
紙屑的人被警察當眾羞辱作為合法的懲罰。我不喜歡人家來規定我能
不能吃口香糖。我不願意買不到想讀的外國雜誌。我不願意任何人告
訴我我能看什麼書不能看什麼書。我不能忍受一小撮人指定我怎麼想
,怎麼說,怎麼活,怎麼做愛生幾個小孩。我不能忍受一小撮自以為
比我聰明的人告訴我我的文化價值是什麼。給我再高的經濟成長,
再好的治安,再效率十足的政府,對不起,我也不願意放棄我那一點
點個人自由與尊嚴。

    而且,有這種想法的人絕對不只我一個亞洲人。日本,韓國,台灣
……多的是。新加坡理想國內也很多,只不過我們外面的人聽不見他
們的聲音罷了。

    新加坡人當然有充分權利依照他們的價值准則去過日子──什麼樣
的人民有什麼樣的政府。但是拜托,下次再有什麼西方人被打被吊的
,說「我們新加坡人如何如何?」吧!不要把我這一類不可救藥的
講究個人尊嚴與自由的「亞洲人」包括進去。

    還好我不是新加坡人,如果是的話,寫了這篇文章可不好玩了。


(原載1994年10月10日台北《中國時報》)

--
大概或者也許是, 不過恐怕不見得, 然而個人卻以為, 此事可能很難說.
--
* Origin: 中山大學 West BBS-西子灣站 * From: 139.175.2.49 [已通過認證]


←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