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學 West BBS-西子灣站

『主選單』
分類佈告
分類精華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休閒聊天 / 線上使用者
  帳號:Willson
暱稱:
等級:50
身份認證:已完成身份認證
上站次數:1988
張貼文章:720
最後上站日期:03/27/2010 12:44:19 Sat
最後上站來源:220.135.65.67
狀態:目前不在線上
信箱中的信件都看過了

接近歲末了 親愛的朋友 你們好嗎 台北冷起來還真冷∼




加油!要有現實的基礎 也要去實現理想



陳昇
你一定要好起來 我要去聽你的跨年演唱會!!





阿龜  下次我一定帶你去看你祖國的比賽
還要去買巴西隊的9號球衣
一起為巴西隊加油!!!







我又做惡夢了。
夢境中,我和你去爬山。我依稀知道,要爬的那座山叫柴山。
(我還很高興想著終於可以讓你也體驗我在南方的時光與感動了)
但場景完全不是柴山的。彷彿是在一個遊樂園的入口。
(現在想想,那個入口處的造型有點像劍潭捷運站)
我高高興興地,你卻似乎心事重重。
我找了很多話題,你有點虛應。但最後你還是被我激起興致。開始笑。
(一如往昔,你的喜怒如風)
好像還有些打賭的話,帶點孩子氣得倔強和頑皮。
好高興。可以一起經歷一趟有趣的旅程。那會是多麼珍貴的回憶,或故事的開始。
就在出發時,我竟然想尿尿。
雖然不是很急,但我想總是先解決一下比較好吧?
於是我叫你在某處等等我。
廁所好遠好遠,不知道在何處,我找了好久才找到。
我心中其實很著急,我怕你等太久。你是個怕無聊的人吧。也許會無趣的離去。
回去的路上我迷了路,到處都是人。到處都不是原來的地方。
為了要回去,我還跑到像是一座吊橋的地方。那是一個駭人的遊樂設施吧?
這是唯一的路阿,可是要花好大的力氣和時間才可以通過。
我感覺我好像爬在很高的地方,晃來盪去,一個不小心,我手滑,險些失足。
就會沒辦法跟你會合。我們約好的。要去爬山的。
最後我還是咬著牙通過那個像劍潭捷運站屋頂的吊橋。
只是我那時還會自問,這一定是夢,因為夢才會這樣為難我。
但是這一定不是夢,因為我找不出破綻。

找到你,沒離去,只是悶悶的,我高中同學竟然也來了,
看來等了很久,我感到所有的期待都冷了。所有的約定也只是說說而已。
沒爬山。我們只是圍坐一張桌子。
你的手機響起,接起一通電話,
所有的人神情和語言都曖昧。我帶著一點好奇與麻木。
坐在你旁邊發呆。












我,怎麼開始厭恨起長久以來隨口哼唱的情歌了?
我,恨,情歌!
因為我發現不管情歌再怎麼唱
都再也彌補不了昨日的什麼了
恨,我真恨!!
真恨那些被我唱爛聽爛的情歌了!






身為高知識份子的一員 老實說我對這個社會「知識份子」的角色是失望多於希望了





懷念墾丁的星空 
懷念墾丁的候鳥
懷念墾丁的藍天
懷念墾丁的海洋
懷念墾丁的尖山
每當天氣漸漸熱起
陽光漸漸刺眼
腦中就不時閃過
那個海天一色的畫面
彷彿南方的一切
都隨著過去的青春時光
深深嵌入心裡













我想
中山網路再怎麼發達
再怎麼跟人家結盟
都少了一點對「人」的尊重
看看中山交通政策工程浩大
卻忽略了對「人本」尊重
整個校園 也忽略了人和環境之間的「人文」關係
要捕流浪狗 也不管「人道」的關懷
所謂的「管理」至此
將「被管理者」的主體「人」的精神完全掩蓋
西子灣的山水有情
無情的是「人」
嗚呼哀哉




---------------------------------------------------





















我是不是比較適合往美創的路走呢?

總覺得 面對藝術時 我不太能用那麼旁觀式的學術眼光去對待

(這是一直被批的地方)

我的腦中總是不停的會有些稀奇古怪的異想

或許吧 當我有一天做到所謂的學術性後

也就是我轉向下一個階段的時候


                                     2002.1.14

------------------------------------------------------------



就不要讓我放寒假

到時候你們就會看到我的眼睛「炯 炯 有 神」起來.......








----------------------------------------------------------------

















嗨!你好嗎?

我是大學部中文系李冠畿。

你一定很好奇,為什麼我要對中山大學校方「聯外道路」的政策作出那麼大的反彈?

說來好笑,就在半個月前,我還是個「沉默的羔羊」。

原本,我一直很認同自己的學校的。

只是,當我親眼在這個關係到全中山人的議題上,看到學校的決策者,

如此專橫、霸道的作為後,我開始徹底反思,到底我還要不要以「中山」為榮?

到底還要不要繼續「沉默」?

明明就是個後患無窮的政策,為什麼身為高級知識份子的決策者,

竟對無辜的師生們「睜眼說瞎話」?

儘管面對眾多的質疑,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決策者充耳不聞,大擺官僚?

這是一個追求真知真相的「學術殿堂」嗎?

這樣不負責任的決策者,往後還有什麼粗劣的政策做不出來?

我的聲音很卑微,但我決定挺身而出,絕不再讓短視近利的決策者對大環境造成傷害!

我希望更多人能「自覺」到自身的權益,絕不再有無辜的中山人受到一點傷害!

你我昨日的沉默,已經造就今日的錯誤,

就別再以今日的姑息和漠視,造成明日更多的遺憾!!

加入關心自己生活環境的行列吧,

就從當下,好好看清「健康活力新希望」的迷思!!

我只是一個學生,沒有什麼利益包袱,明年六月我也將離開國立中山大學,

我的一切努力,不過,就是出自對這片土地上的人事物,

一點真真實實的關愛罷了!!

                            2000.11.6

e-mail:gugigugi@kimo.com.tw 
你能給我一些寶貴的意見嗎?你要給西子灣更多的關心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