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學 West BBS-西子灣站

『主選單』
分類佈告
分類精華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休閒聊天 / 線上使用者
  帳號:eraser
暱稱:e
等級:50
身份認證:已完成身份認證
上站次數:5107
張貼文章:2281
最後上站日期:09/14/2013 05:46:32 Sat
最後上站來源:::ffff:61.230.1
狀態:目前不在線上
信箱中的信件都看過了

如此地痛苦與想死
相當難過
這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生?
其實很想跟誰聊聊

久違的416小聚,一早醒來一旁的四個人仍熟睡著.
下午就要回台北了,更準確的說法是三人回台北.兩人回台南,
而回台北的三人之中,有一人不久後要回上海工作,下次再回來就是明年五月了.
那是我28歲生日的時候.

我知道我應該會有28歲,而這件事讓人痛苦不堪.
如此地希望死去,從這樣該死的人生中抽離,卻又知道不會如此.
不是不痛苦而是覺得不值得,且不願擁有更糗的人生,
儘管那時已經死了.
不是為了這個人死去而是為了這種事死去,將比為了E而死去蠢得多,且無意義.
那時的死亡,是為了讓"另一個自己"得以好好地活下去,
現在這個,如此地淺.薄,我是說靈魂,以致於讓我覺得:為這種人而死去?你腦殘了嗎?

你知道嗎?靈魂也是有厚度的,跟人生歷練與觀看世界的眼神有著緊密連結.
這是一種試圖具體化但其實一點也不具體,甚至有些刻意的說法.
事實上,那是我"聞"得出來的東西之一.
E的厚度是夠的,我想是因為那些殘酷的歷練,關於死亡.家族以及她自身必須面對的自己.
而K,我得說真的很淺薄(我一直這麼覺得.太輕快也太飄浮的感覺,是在空中飄而不是水中,
水中比空中有踏實感多了,在水中,每一次舞動手腳,水也給予你相近力量的觸感與回饋.)
那樣從小到大不太被逼迫.總是走著自己想走的路的人生,太少受創.肩負太少東西也
太經不起受創的靈魂,
這完全不是藝文的深度所可以增厚與填補的.

題外話,基本上光是進劇場看戲,和實際在劇場中工作,過的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
作戲更像體悟與修行的歷程,而那和拍電影又很不一樣:
電影太斷裂跳躍,而劇場像是一種持續的低吟,有時激昂.

在感情的這條路上我已經死去了
之前我不斷在想,日積月累,最後究竟會因為什麼事而有這樣的聲音冒出來?
嘿!你不覺得...如果你還記得,那是去年八月初我告訴你我聞到的感覺:
K有一天會刺傷我,儘管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過去的一年,很多時候確實是很積掰,但,都還沒有讓"刺傷"這兩個字如此立體.
去年十月算是有這樣的感覺,但那時只是覺得也不過就是一種選擇,我覺得有時候看起來像
負氣,也有著報復的感覺(這讓我有點困惑,總之是憤怒的感覺對著我而來.)
而更多的時候,我在責怪自己,儘管清楚其實無能為力也不是我該全數承擔的.
現在,我終於被刺傷了.
其實我一直想跟你說的是,只有在你所愛的人拿刀刺你的時候,才是一種傷害
而朋友擋在前面的保護與拿刀輕刺,比較像是走在路上踢到了石塊
痛.也讓人對前方的路途警覺,但終究前行.
那有點像是父母說:"如果你要去,我就打斷你的腿."那樣的感覺
真的想去的就算腿斷了,用爬的都會爬去,爬不出去的,心也早就不在家裡了.

其實我只是要說我覺得好痛好痛
對這輩子幾乎是所有關於感情的事件,已過去與還沒來臨的,都感到絕望.
親情.愛情.友情都是,我真的只剩下兄弟情誼是可以相信的,像拜把兄弟那樣的情誼--
姐妹實在是不可靠,而女人的無理取鬧和狀況外卻依舊好為人師,常搞得我很煩.

那天分析了自己的成長歷程後我徹底絕望,像我這樣的人,根本不可能在感情上得到什麼啊
除了傷痛與傷痕,我什麼都不會得到.
那樣的殘缺最晚在我15歲以前就徹底確立了,此後只是不斷地重演著.
簡單來說,我超害怕女人,
而對男人的要求不太高.每一個都太像朋友也導致交不到第二個男朋友
喔喔打到一半瞄到電腦右下角的時鐘,現在時間是早上10:29,最近很常看到這個數字,
就像我們都很常看到4:44一樣.

我很努力地想跟誰談論人生,但幾乎每個人都只著眼於人的部份,我是說,K.
你那天問我如果在一年前,我用的代號會是S還是K? 我說K啊!一直都是.
回家後一直在想這問題,也許,你在問的是關係與距離.
當然是K,如果要用S的話,我幹嘛不直接用中文? 多可愛的一個字! 柔軟,也對稱.
其實我喜歡寫中文字的時候,而英文提供了更普遍的存在性.

先寫到這.

                                                                  (2010/10/03)
--
還是回到這邊
寫
因為只有在這裡,才能真實地面對自己真正想說的,不管那是什麼.

從昨天晚上到現在,難過到很想死.
坐在那,笑著,但並不真的開心.
晚會自我介紹時,我說我不知道還要說什麼,轉頭問其他人,然後我看見她笑了
這是這麼久以來的第一次,在類似的情境下,她不是低著頭或板著臉,冷冷地悶在那的.
昨天似乎也是很久以來第一次靠得如此近,而她沒有迴避或在不小心觸碰到時頓時彈開.
然而,我發現自己被一種強烈的痛覺敷蓋過,不像從前一樣,總是習慣(或刻意)站在她身旁.
我當然知道那是為什麼,因為在場的,不只有她,還有他和他.
兩個他,一個會罵我不該再這樣下去,而另一個,碼的!爛透了!雖然我出完氣後就不氣了
但看到這些人同時出現在同個畫面裡,而世界早已不是一年前.兩年前那樣,很痛.
雖說,更震撼的那一瞬我都看過了.當時只覺得,終於,親眼看見了.
而不是我在說,還有其他人在其他時候看見,只是,終於輪到我.

續攤時只剩下兩個座位,過去我會毫不猶豫也理所當然地走到她旁邊,坐下,
就像廖桑問我比較喜歡哪間學校時,毫不猶豫地說出答案的.
但昨天,我坐到了叔叔的旁邊.
不過,等我中途去對面買個飲料回來,鞍提颳已經坐在剛剛的位子上了.於是,又回到原點.

兩年前.一年多以前,同樣的滷味攤,一樣的這群人.不一樣的排列組合
當時的我們多快樂(我說的"我們",指的是一整群人.)
我不會轉頭去看電視而發現完全不是我會想看的節目,只好低頭不斷按著手機.上臉書
把訊息全看過一圈後,玩起手機裡的小遊戲.
另一個很刻意的動作是,用手機的時候,我一手按著按鍵,另一隻手擋住後面的相機鏡頭
我真的很在意也很生氣,關於四個半月前的那天,他問她為什麼態度差,她說那是因為她覺得
坐在對面的我在偷拍她的這件事.
那天我明明只是在上FB然後不曉得看到誰的留言,覺得很好笑於是大笑了!!!
楊小紅聽到這件事說:"那是在找藉口啦!" 同月同日但差一年出生的人.
但我到現在仍然很在意也很不爽. "是不會找好一點的藉口嗎? 我才沒有偷拍!!!"
看過我用手機拍照的人應該都知道這台爛手機拍一張照片得花上將近一分鐘的時間
光從按下快門按鈕到拍下影像,就要大約三十秒,等影像儲存好,又是十幾秒過去,
回到可以拍下一張的狀態,大約要二十秒.而在這當中你要是等得不耐煩.晃到手機
那麼,很好,一切重來.

所以,昨天板著臉悶在那的人,換成了我.
我覺得痛,而且想哭.
從眼角餘光,我瞄到坐在對面的他一直往我這邊看,潛台詞可能是:"欸!學姊,放輕鬆."
他不需要問我怎麼了,他一直都清楚地知道,儘管他經常搞錯我在意而且難過的點是什麼.
低頭按手機打電動時,我發現坐在隔壁的她也三不五時地轉過頭來,看我在做什麼,
在我疊疊樂疊到五十幾層的時候.
我想起兩年前也看過她玩同一個遊戲,在拍片的空檔.
那時,我是她的助理.

他會說這些都不代表什麼,又站到你旁邊.好奇你在做什麼.每天在FB上傳遊戲禮物給你
都不具任何意義,在網路上,你只是個ID,而不是你.
我自己也這麼覺得,只是,至少面對面時態度不差,但那也沒什麼意義.
很多時候我只是在描述事情經過,而他以及聽到我轉述的人,都一直說這不代表什麼.
我知道,但是是你們自己要我描述的,又一直唸個沒完,讓我覺得很煩.
而我唯一反駁他的是:
"在FB上傳東西給人何其麻煩,得一個個從名單裡挑,而她顯然不是直接按回覆.
就算她只是在利用我幫她湊食材.蓋房子,那也是因為這個ID的背後是'我'這個人,
她知道我一定會回她,所以才傳給我."
這當然不代表她試圖修復一段關係.示好或是怎樣,
這件事只是顯示我不打算一刀兩斷以及我是個爛好人而已.
跟他說FB的事讓我很生氣時,我真正生氣的點在於:這到底算什麼?我討厭被利用的感覺.
而不是他說的,我以為她對我的態度變好了,或者我們可以回到過去那樣之類的.
我根本沒想過這些啊! 
但後來我整個反向操作,想著:反正我也很缺食材,這樣也好. 然後開始每天傳東西給她.
他說你幹嘛這樣搞得自己不開心? 我說我沒有不開心啊!只是換一種想法.平平淡淡.
不過在我開始每天上傳一張經過拍立得模擬器處理的照片,並每天放一首歌在FB上之後,
我的收件匣裡突然再也沒收到過遊戲禮物了,直到前天才收到一個.

上傳照片以及放歌,從9/17-24,那是因為,一切終於全都滿一年了.
一年前的那時,我們去了馬祖旅行,
那可能是我到目前的人生中,肩頭負擔最沉重但也最快樂的一次旅行
尤其是9/20.21這兩天
其實那時本來要說的,要不是我們被喝醉的老闆娘拉著,站在那聊了一兩小時的天
聊到我們都累翻了的話.
那晚,我在屋外喝著啤酒.抽著菸,想,到底要怎麼講啊? 
雖然跟他說好旅途第四天左右我會說出我的秘密,但並不會直接說,而是叫她打電話給他問
然後他得把這秘密壓著,等我們都回到台灣再講.
但還是很緊張,尤其在兩個人都已經很累的時候.
正當我想著抽完這根菸就進屋吧的時候,她走出來說:"晚安!我要先去睡了."
我說:"蛤!我本來想跟妳交換秘密的耶!結果妳要睡了?"
但她的眼睛已經瞇成一條線了,於是我說好吧明天再換喔!
她笑著點點頭,我搭著她的肩跟在她背後進屋.

我永遠記得那晚的畫面.小屋裡透出的黃光
永遠記得那片海,以及我們一起走過的島嶼.

那晚,似乎至少該無視於自己身上淡淡的菸味和啤酒味,陪她上樓也爬上床,直到她躺平的.
但我沒這樣做.
其實很想緊緊擁抱,但沒有.
沒有人相信八天的旅程,人煙稀少的小島上,幾乎等同於同床共枕的我們連手都沒牽過.
我太冷靜了,只想著要幫她走出那年的憂鬱與傷害.然後,平安地回到台灣.
(而那在日後竟然成為了我的傷)
我確實是好喜歡好喜歡她,但是理性始終凌駕過感性.
我沒料到的是,那個明天,幾乎成了永別,我措手不及,從此陷入窘.迫.困.頓也難過的一年.

最後的機會就是這樣錯過的.

回台灣之後,像是報復一般地,她將之前對待我的那些,全移植到了另一個人身上.
那時我還不知道,隱隱約約地猜,但還不確定事情勢不是我想的那樣.
直到被那人槓上我才有一種:"齁!果然是你!好爛!爛死了!"的感覺.
那時想的很單純,只覺得那是她的選擇. 而我只是,被選擇了不選擇.
我陷入不斷的自責,覺得本來好好的而且機會也大得很誇張的,
會變成這樣,一定是什麼都沒發生也什麼都沒說的自己,讓她以為我並不喜歡她,而決定離開.
我覺得她在生我的氣,而他不斷地罵她太笯T,怎麼可以對我這樣. 我感到相當困惑.
難過,且困惑. 
那時我還不知道,所以困惑,然而知道後倒回去想,有些環節更困惑了,關於中間人的部份.
我問過他,她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察覺到我喜歡她的?
他說沒特別問過這件事,但至少在去馬祖前就知道了.
去馬祖前? 
其實我覺得她七月份應該就知道了,但馬祖這兩個關鍵字讓我陷入更想掐死自己的漩渦.

我好想念那些極度靠近的時刻.
那些時刻或同等的美好,此後的人生我想很難再觸碰到了.
因為,我的年紀已經不小了,而在分析過自己的成長歷程後,
我拒絕相信自己在愛情上會適得其所且得以善終的這件事.

從那之後的一年,好糗.
我一向相信喜歡一個人並沒有錯,而難過的時候我也一直寫著,寫在網誌上.FB上
然後雖然隱諱到很多人都看不懂,但他說他覺得她看到會很火大.
(那我呢? 為什麼是反過來怪我? 一副好像我當時沒推倒她,所以一切都是我的錯的樣子.)
也許她有在看我寫的東西,也許沒,其實不那麼重要,
因為書寫並不是為了情緒勒索或挽回什麼.
至於文學獎,那當然是意氣之爭,屬於文人的決鬥.我挨了幾記悶棍之後的反彈.
我跟他解釋了半天,他還是聽不懂這有什麼好爭的(中文系以外的人果然很難理解這點)
而且不認為另一個他有對我不禮貌到可以讓我怒到開打.
他說,我們都是他的朋友,他不想不相信任何一個人,
偏偏同一件事,兩造說法徹底相反,這他也很困擾.
我說,所以我相當火大,因為那傢伙騙人!!!!!!
我真的很痛恨說謊栽贓別人還裝好人的這種人以及偷吃還不承認也不認人還裝好人的這種
不過,既然文學獎大獲全勝,氣出完了我也就沒再放在心上了.
文學獎之後,回到事情的本身,我說,重新面對她的部份.
但文學獎以及與之相關的陰錯陽差的部份,讓我覺得好糗.
一個連告白都來不及的人,三篇情書一舉拿下一排首獎,這很讓人臉紅.
重點是,她看到了. (就是因為那個陰錯陽差)

之後,似乎,還是冷漠.又或者,更冷漠了.
他從未問她關於文學獎的事,他以為她沒看見.
有人說如果她是她,看到有人寫了這樣的東西,會超感動的.
但是,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在現實人生中,隔絕,且痛苦不堪.
當這群人再度聚首的時候,這當中有幾個人,已經回不到過去了.

那是一個再也回不去的世界
再也回不去的夏天.班級以及劇組.
我再也無法發自內心地笑著
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用痛覺抑制痛覺.
是的我又想拿起刀子割自己了,卻找不到合適的位置.
基本上,我認為在經過E的事之後,再也沒有人也不該再有任何人事物能讓我自殘或自殺的.
有過一次就夠了,也太多了.最莫名其妙也痛苦的,都過去了,不會也不該再有了,
然而卻在這種時候,我覺得好想死.

喜歡一個人當然沒有錯,但我錯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機會
一次又一次她給的機會
過去,她一次次促狹地要我說出那個秘密而我糗到顧左右而言他時,她一定知道那是什麼.
還有那晚她問我的那個問題,以及後來的旅行.

而這些,在他問我你們之間究竟還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的時候,我完全沒辦法跟他說.
我不喜歡被問"你們到哪個程度了"."你們到幾壘了"這類的問題
尤其是還問到E去,我覺得E究竟干我屁事?而我不想想起,更不想跟人解釋與描述.
那些早就過去了,為什麼還要提呢?這一年讓我難過的是另一個人啊!
話說,會問這些的人,通常也會說:"感情的感覺可能你的認知跟對方不一樣balabala..."
嗯...但那不是重點吧! E確實是瘋掉了也差點把我打死,就算我喜歡過她,又怎樣?

割自己幾刀讓自己流些血.感覺並轉移痛覺,會好一些.
我好不甘心啊!但,如果都已經痛到這樣了,流點血又何妨?

                                                          (2010/09/28) 13:44
--
"某種程度上,你在追抓不到的影子."
本日最中肯.或者,該說適用於整件事.

意識到網路彼端正要開始提這件事時不由得"啊"地大叫了一聲,然後自言自語了起來:
"不要跟我說這!!我現在在放假啊!!!!!!!!!!!" 其實什麼時候說都一樣.
在字體浮現前迅速收掉視窗,螢幕上橘色的按鈕一閃一閃地.
出門打個電話.幾分鐘後打開視窗,看到字的瞬間覺得"喔...原來只是要說這." 但覺得痛.
現實總是殘酷,即使你早就認清事實.

認清事實與陷溺是可以並存的,尤其在無處可去的時候.

覺得想哭.
他說不該說這的,我倒不這麼認為,我覺得有人願意這樣不斷提醒才是好的.
正因為中肯,才讓人想哭.
也許更因為這是唯一一個接近.也最靠近兩端的人.
總之,是一個一直存在但某種程度上帶有禁忌的一個話題.

其實我也明白到最後
仍然是一無所有.


                                                             (2010/02/02)18:30
--
選擇主動離開是一種自殘的方式
然而內心深處卻希望好好地活下去
                                                             (2010/01/13)23:49
--
昨晚,在她出現之前我想他察覺到了什麼,關於拐子的事,
幾次瞄過去發現他臉上寫著:「我知道你說的.不爽的是誰.」嘴角浮出笑意同時鎖住秘密.
其實在集合地點大老遠看到某人時,我低聲罵了聲「幹!」才走過去.
等人時聽到雷殘事件,很想放聲大笑但忍住了,會後兩首與軋車有關的歌也讓我很想笑.
(或許他的自爆是表示不在乎之前那戰輸得很糗的一種方式?)

在聚會開始前將近一天的凌晨,很久沒約宵夜的兩個朋友終於聊了一陣.
MSN上,我輕描淡寫地告訴他我在信箱裡撿到一片煎餅(用「撿」這個字實在很有趣)
他說他猜應該是她放的吧!她沒告訴你嗎? 我說沒.
吃宵夜時聊到她,我們輕描淡寫地帶過,一直聊著淡輕描淡寫地跳躍著行走.
我不知道是他覺得歹戲拖棚懶得理了,
還是他看到我在網誌上寫說我覺得壓力很大,所以沒再提到臉和屁股的這件事.
對了我告訴他我加入了新劇組,稍早在車上時我放起了主題曲,他一點都不驚訝,
而我u著片名梗時也沒被笑說你根本是看片名選劇組.

一整晚的氣氛,歡歡樂樂笑聲不斷,但某種程度上其實很僵.
你唾棄誰但你們確實有好幾次同時說出一樣的話,同時放聲大笑,連頻率和字數都一樣.
你發現誰和誰是全無互動的(唱歌時不小心移動座位,結果把他們擠到一起,很囧.)
換座位換到變成他們坐在隔壁時,其中一人很快就起身換到別的位子.
有人拿錯餐點結果你們得交換盤子,盤子兩端的兩張臉,表情都很僵.

儘管個人認為所有在事件中有所牽扯或被波及的人的應對方式都還不賴,
但在她出現之前,我的眼光真的很不想停留在那人臉上.
她來了之後,反而好多了,我想大概是熊熊怒火被燃起了吧!
表面談笑風生,內心不斷罵著幹恁娘的balabala...
其實我不知道她會出現,集合時沒看到,以為她不來了.
她來了之後問阿弟去過學校了嗎?我想應該是在問開過信箱了嗎? (提前猜到劇情真煩)
果然,她說放了東西在信箱,要他去收.
沉默了一陣子之後,她轉過頭對坐在一旁的我說:「學姐你的信箱裡也有東西喔...」
平鋪直敘的語調,但說的時候並不看對方.
我說我已經收到了,還很多餘地說了我不小心把那弄碎(在興高采烈地告訴我哥「我收到一
個煎餅」時,捧著筆電鍵盤敲著敲著就不小心壓碎放在外套口袋裡的煎餅了.)
(昨晚看電影前,趁著廣告時間,很開心地把那包破碎的煎餅吃掉...)
她沒多說什麼,只說「你已經收到了喔?」直視著別的方向.然後我們快轉帶過這個話題.

昨晚,我覺得看起來不好,有變得更糟的趨勢,氣息的問題,
我想他懂我在說什麼,很久以前我們聊過這件事.
有趣的是她的造型不知為何愈來愈像我(除了妝),短髮.格子衫(雖然E也有件類似的襯衫)
晚上走出電影院.接到電話和簡訊時已來不及回家換衣服了,
本來我也打算穿格子衫去的,但得趕去看老王他們,最後只好穿著鬆垮垮的水藍色帽T赴會.
在餐廳,她拿出新買的小相機,相機狂們一陣驚呼,然後我發現那台相機的顏色,跟帽T一樣.
昨晚我穿得像台玩具相機......
(其實訝異的是她為何會挑藍色的? 感覺是她的色彩排行榜裡排在挺後面的顏色)

「你,覺得如何?」昨天,還好.說我可以載人後,他迅速往旁邊一指,說阿弟可以載她.
聽到這句話,我覺得回家後我又要被唸了...「不要再熱臉貼冷屁股了!你的防衛機制呢?」
我也覺得我說那句話的確很多餘,被打槍是一定的,但說與不說都怪.

抓不準的距離,的確是.

早上睡醒後悶悶的,睡醒前做了兩段夢,都是一堆朋友一起四處逛,也都有她.
不知為何從馬祖回來後,幾次夢境都顯得疏離,卻又有著某種牽繫.
昨晚,莫名的.過度的禮貌和拘謹讓人感到生疏,也不安.
是因為是這樣的一群人聚在一起的緣故嗎?  
走出餐廳後她竟然向阿弟擋了根菸抽.上次看到她抽菸,是將近四個月前,在馬祖.

我感到很困惑...
九月從馬祖回來的半個月一個月後,他覺得事情不該變成這樣,
說你們吃飯時不要再坐在一起了!我會把你們隔開!
其實那時即使坐隔壁,她也會一直轉頭跟人聊天(好笑的是好幾次盤裡小蕃茄.麵包之類
的東西飛到我這時,我不知道該不該撿.撿起來是要還她嗎? XD 而她也僵了一陣子才把食物
從我的位子移開.)
但這兩個月以來,一行人走在一起的時候,不管我走到哪,隊伍的前面或後面,
一轉頭總是看到她就在我身旁,無論走得快或慢.無論是一個人走著還是大家一起走的時候.
看表演時,也總是站在一起.
網誌...她好像還是有在看吧...
小禮物...全班也就只有我們三個人有.(重點是竟然有我的!!!)
造型...愈來愈像了.
一起看完戲(其實根本是自己選了和她同樣的場次)後,回家的路上聊了好多,也開心.
她說以為你會和他們看同樣的場次時,也許她想說的是「我以為你不會想和我一起看表演
(以及去其他的地方).」但我沒告訴她我很想跟她一起去看戲.出門走走,所以才選了這場.
還有你們發現了嗎? 很多時候我們的動作是一致的.
然而除了這些之外,距離感還是很遙遠,像隔著一層薄膜,以致於所有的接近都顯得不真實.
排隊等上廁所時,兩人站在那盯著腳看,都不說話.

從網路上銷聲匿跡了超過半個月的人...
我和他都覺得離開網路陷溺和那些讓她不愉快的人事物是件好事,
然而對我而言,這也等於切斷了和她之間的聯繫.
(也許他會因此更加覺得這是件好事吧......)

「妳太過從容  不免擔心我的迷惘  其實我的迷惘總寫在我的臉上...」
自己很喜歡卻唱爛掉的歌,拿著麥克風時,那幾句話像是對她說的.
當然沒有點陳昇的《路口》,不過如果那位在心底被我俵了千百次的人不在場的話,
我想我應該會點吧......
昨晚的六藝第二戰(戰鬥總是莫名地展開)換我慘敗,比這,我贏的機率應該微乎其微吧...
對了...現在才恍然大悟原來那時他迅速切歌,是發現戰火已經燒起來的這件事.
不愧是反應超快的諍友兼秘密守門人唉...

                                                            (2010/01/10 16:13)
--
大概也只有我會因為一片煎餅就開心成這樣,
講出來應該又會被唸被噓了吧!但是的確感到相當開心. :)

打開信箱看到一片煎餅躺在那的感覺好微妙
拿起來看到上面寫著「有馬名產」,想了一下然後笑翻了
炭酸煎餅應該是指和入碳酸溫泉做成的煎餅吧!
好開心好開心...突如其來的大笑嚇到一旁的系辦工讀生
走到廣電大樓外撥了通電話給朵莉告訴她這件事,開心地笑著叫著跳著.

這是最真實而我也最想保留住的自我.

她還記得...儘管他還是會叫你別太樂觀.
這些日子那段旅程,我想應該又發生了什麼,所以他異常嚴肅地告誡著,
史無前例的嚴肅.
你該正視更應聽取忠告,然而你心底仍留了一小角,給生命中稍縱即逝的美好事物.

回到一個人獨來獨往的生活,似乎終於接受也對保持這樣的狀態一輩子釋懷.

一個人的耶誕夜.一個人的跨年旅行,偶爾猜想她會帶什麼回來,然後笑自己也許什麼都沒,
都是你自己在想,對於她,你根本就無足輕重啊!
那天不知為何覺得不要去接機比較好,他轉頭問了幾個人要不要一起去時,反常地沒問你,
然而你還是表示了幾次想一起過去.
人群離開後他認真地說就他的立場而言,希望你別去.
「原因,你應該知道.」「是什麼?」他說了而你覺得其實也還好,去與不去都沒損失,
原本以為他想說的是為了避免再度撞上先前的慘烈,那種歸途中急轉直下的心情惡化.

沒人知道當時你要是克服恐懼過去抱抱她.告訴她你會一直陪在她身邊,
或者早一點抖出自己的秘密,事情會不會好得多.
會與不會的直覺,在你心底佔了同等的比例.

壓力遽增,在歷經平靜無波的十餘天後,他板起的臉孔和語重心長,讓你感到十分焦慮.
很多事你還沒而也許並不打算告訴他,比如說隔著她,就這樣和誰沒爭執卻從此槓上了.
應該說,那人就這樣槓上你,戰爭並不是你掀起來的,而是對方.
屬於文人的戰爭,只有文人才看得懂的戰帖和爭鬥方式.
他該猜得到是誰也能理解你的憤怒,然而他不會知道的是你認真到差點槓出人命.
六藝第一戰,預期之外的擦槍走火,你贏得漂亮,甩尾時卻也順便掃過鬼門關.

他應該會說不值得吧...你也明白但你認為該有拔劍而起的堅持.
其實你該直白地告訴他,從開始到現在,你已挨了n記拐子,反擊,就算不為她也為你自己.

太過精采的人生.

煎餅,
也許會被說那不過就是大包裝中的一小片,可有可無的舉手之勞;
朵莉開玩笑說你確定那是從日本帶回來的嗎?說不定是在台灣買的.
而他會說什麼呢? 
新年後的第一天上課,你收到一個小禮物,伸過來的大手交給你一個小小的球狀物.
你接過一看,在教室裡大笑了起來.
那是個再鮮明不過的符號,你愛的.他知道的秘密,因此數小時後他的嚴肅讓你困惑不已.
新的一年開始讓自己開懷大笑的三件事,他和她送的小禮物,以及新的工作
--那也是他會碎唸你該避免掉的符號,然而所有巧合卻告訴你加入團隊是命中注定的事.
開心也期待,開心認識了新的朋友.期待開始工作還有作品完成的樣子,
更重要的是,這件事也是你這些日子以來一直在做,或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完成的.

"You have to go!!!" 從遙遠的北方寄給自己的明信片,除了地址姓名外唯一的一行字.
新的一年,理想與工作至上,但金字塔頂端最尖的那一點,
依然留給你心中微薄的.對情感的想望.

                                                    (2010/01/08) 22:51 @ Kafka
--


                  給    空    白    的    那    幾    個    月



--
當我們必須遺忘 習慣於宿命過往 生命就不再是恍惚年少
你我相逢在迷惘十字路口
我不害怕 人生何其短 但是我 恐懼一切終必要成空
                                                                       (09/24)
--
不准做任何傷害自己的事!!!
碼的!!
                                                             (09/23)05:06@南竿
--
和害怕失去比起來,我更希望無論如何,妳可以過得快快樂樂的.
陷入低潮的時候,記得還有我們在這裡,盡一切所能地陪妳走過.

                                                             (09/23)00:09@南竿
--
該怎麼辦才好
我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09/22)21:54@南竿
--
很認真地許下的願望
關於秘密,到什麼時候才能告訴妳?

                                                             (09/20)23:25@芹壁
--
剛剛騎車時終於想到到底是哪裡怪怪的...
我從來不曾這樣求過某貓欸...而且似乎是邊扭手指邊ㄋㄞ說:
"就只有去一星期而已嘛...也就只請那一次假..." 好說歹說地拗了很久.
但又覺得他問的那句到底是聞到了八卦的味道,
還是純粹擔心我污染了他眼中的天才,讓大家都變成北七?
總之站在那邊讓他唸了很久很久,他終於點頭時我鬆了一口氣...

我想我是真的很在乎吧.

                                                                (09/16)01:31
--
妳喔...總是在我失去安全感.開始說服自己看淡的時候冒出來
現在覺得好多了,乖,沒事啦...
                                                                (09/16)01:24
--
讓自己fade out兩天
                                                                (09/15)14:10
--
我希望我有足夠的敏感和力量扛起終將靠近的一切
                                                                (09/15)14:06
--
我們不願見的,就是那一句.
但我們也都清楚知道也許還要很久,妳才能脫離那樣的氛圍.
之前,一片幽暗中,我的感覺也是那樣.
我很怕有一天,我們都拉不住妳,就像當時的我無法欺騙,只能選擇隱瞞.
後來,談起這件事時我告訴他,其實真的想怎樣的時候,誰都拉不住的,
就像他選擇自戕的那個朋友一樣.
你們,還有其他朋友,對我來說都是生命中耀眼的陽光,然而在當時,我真的無法跨過.
過去這話題幾乎不曾出現在我們的對談中,我們以前很少聊,但他倒是一直在同步更新.

我想你們今晚該好好聊聊吧...
就算崩潰大哭或喝個爛醉都好
其他的,就交給我了.

                                                                 (09/15)14:05
--
妳的眼淚是遙遠的星光
--
不斷重複聽著張懸版的,美得教人心痛的歌聲...
也許,關於聽音樂的負面記憶,是可以被扭轉過來的歐~
至少,現在我覺得好開心喔... :)

                                                                  (09/14)01:52
--
齁齁齁...妳害我在多鬆噴淚了啊啊啊啊啊 T__________T
好啦我知道妳看到網誌了
謝謝 >////////////<
好療癒系的版本喔...今天第一次聽到耶!

                                                                  (09/14)01:25
--
老天保佑晚上去唱歌不要被整或被糗...
我覺得那機率真不是普通地高 T_T
                                                                  (09/10)11:31
--
晚上的殺青宴據說要開歌單是吧?

                                (09/10)10:07 所以DJ Eraser要重出江湖了嗎? (汗)
--
這兩天才發現,原來E造成的、最嚴重的傷害,是讓我失去對人的信任.
更準確的說法是,對"朋友"的信任.
然而最近碰到的卻是需要高度信任感的事啊!
也許這是恐懼的來源之一.
不明白發生什麼事,只能完全依賴信任感,一步步往前走.
(不過話說為什麼要把我拉進這個好恐怖的契約裡?)
基於友情萬歲的信任感以及個人因素,最後還是決定加入了,但何時交換,就交給你決定.
其實不換對我而言也沒差,在E的事之後,很多事,我都很容易放掉了.
但今天聽完,雖然我還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卻也同意你說的,認為我的秘密所能帶來的衝擊是好的,只是我們都認為當下不宜.
所以就讓時間決定我的秘密何時曝光吧!
更準確的說法是,讓她的時間來決定我們要怎麼繼續這個契約.

三個好朋友的約定.
我曾經以為這種感動和自己已沾不上邊,我是說在這個年紀之後...

很多時候必須提醒自己不要沮喪也不要害怕.
晚上坐在那喝東西聊天時,想起不遠的小公園平台上,也許已不復存在的刻痕.
超過一年了,阿布都回台灣了.一年前刻下的那天,正好碰到即將出國的他.
而兩年前,平台上吃吃喝喝不小心就聊到半夜的,那些,已不復存在.
得承認想起時的確有些害怕,卻又堅信你說她們很不一樣的這件事.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
又或者是,我必須堅定地相信這件事,才有辦法繼續走下去.

這些對誰來說都太沉重,但我們都想盡力,也想用力活下去.
今天她哭了的時候,其實我鬆了一口氣.
應該要哭的,壓抑太久了.而且能在好友面前講著講著就哭了,其實是件很難的事.
至少對我們這種人而言,很難.

其實我也要說謝謝你們,我從來沒想到自己可以有這樣的一天.
還有啊...有人若無其事地偷放訊息喔!
哈哈!!我有聽到,我會努力的. :)

                                                                  (09/06)09:48
--
雖然我同意你說的,但真的不想再冒任何失去的風險.
你們對我而言就像同在一個屋簷下的手足,
我很害怕一旦說破,就什麼都沒了. 
(儘管我知道這樣的機率微乎其微,但,還是怕.也擔心說了之後會糗到無地自容.
雖然印象中有人比我更糗...而且還是有圖有真相的那種. XDDDD)

那件事,的確是簡單到一言以蔽之就能忠實陳述,而且其實也不過只有四個字.
但,我所背負的掙扎的,遠超過我說過以及沒說過的一切.
我的意思是,就算其實並不在意到底是怎樣,但沒說出來是一回事,說了,如果怎樣,
我會很難過......

很多狀況,你知道的比我多得太多.
連我都覺得最快也要個半年一年才能解決的,在此刻說,真的好嗎?
你說你覺得那對她來說是好的,也許吧...我也覺得...也許...
至少算是某種程度上的被肯定.
會這麼說是因為我也曾經這樣過,儘管現在我有點懷疑那該不會只是純粹的陰錯陽差.

還有,
其實我不覺得她有你說的那樣遲鈍,而且,我覺得,其實你應該也知道或有察覺到什麼吧!

好煩喔!她等等要約我去喝酒啊!
而且她真的問我的秘密是什麼了啦!
幹!你還說不會問...我就說齁...=.=
怎麼辦啦!快來救我嗚嗚嗚嗚嗚..............

                                                                  (09/06)21:02
--
橘子PEEL有雞尾酒的味道                                         
                                                                  (09/06)18:27
--
不想讓你們看到這樣的自己
在用力呼吸的時候
在和過往遺毒拉鋸的時候

我希望自己可以堅強得足以當誰的後盾,
或者至少能夠開心地和你們站在一起.

此刻的我就快要窒息
無法說
也不想說

                                                                  (09/05)03:08
--
突然覺得會因為這樣感到糗還有好奇到快煩死了,未嘗不是件好事.
半年多以前走向死亡邊緣的你,料得到或期待過這一天的來臨嗎?

果然是扯到這種事智商就會降到10歲的人唉......
好煩喔! 難得想端架子出來... "我是學姊耶!!" 
在一片順其自然中...為啥又竄出這麼多東西啊? ~~=.=~~
      
                                                             (09/05)02:16 焦慮
--
啊啊現在又是怎麼一回事???
到底還有多少秘密啊?????? 小的的人生很貧乏,只有這一個秘密可以交換哩...T____T

我覺得...被夾在中間的那位好high啊! =____=+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我是他,看到自己這樣,也會覺得樂趣無窮唉... Orz)
你們這些人,要講什麼快講啊!!!  (抱頭)
嗚嗚嗚...我覺得我今晚又睡不著了 T_Trz

                                                                  (09/05)01:03
--
從半夜聊到天亮的心得:
原來大家都在比不動聲色的...(謎之音:哪有「大家」? <-每次都被阿弟糾正)

我就說我對這方面超敏感的,我早就發現了啊!
何況大師您超明顯的好嗎? 一天敲三次,再耳包都會聽到吧... =__=+
(我還記得您是牽線魔人的這件事喔! 喔不!是兼職月老 XDDDDD)
只是小的碰到這種事膽子就會小到跟米粒沒兩樣,不敢問.
而且覺得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我是個衰人耶!!!!!!
加上該死的中年肥一直在我耳邊魔音穿腦讓人很困擾

所以所以所以現在是.........?

                                                                  (09/04)06:59
--
李大師你怎麼可以丟下我自己跑去睡啦!!!!!!
雖然草食性動物不會咬人但是我現在好緊張啊啊啊啊啊啊

                                                      (09/04)06:51 你們兩個!!!
--
雨會下  雨會停  這是不變的道理
夜空中  北極星  迷路的人不恐懼

                                                           (08/14)19:43 給妳的
--
妳要加油...
所有的痛苦都會過去,也應該要過去的,
不會總是一直往下沉.

                                                                  (08/09)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