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學 West BBS-西子灣站

『主選單』
分類佈告
分類精華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休閒聊天 / 線上使用者
  帳號:leisuredwind
暱稱:如此遙遠又如此絕對
等級:100
身份認證:已完成身份認證
上站次數:4105
張貼文章:2710
最後上站日期:09/14/2013 05:27:33 Sat
最後上站來源:::ffff:61.230.1
狀態:目前不在線上
信箱中的信件都看過了











      我 們 曾 愛 過 , 就 不 怕 歲 月 能 怎 樣 。










--
男孩看見野玫瑰
作詞:李廢 作曲:黃韻玲

喜歡容易凋謝的東西像妳美麗的臉
喜歡有刺的東西也像妳保護的心
妳是清晨風中最莫可奈何的那朵玫瑰
(妳是那年夏天最莫可奈何的那朵玫瑰)
永遠危險 也永遠嫵媚

男孩看見野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清早盛開真鮮美 荒地上的玫瑰

不能抗拒妳在風中搖曳的狂野
不能想像妳在雨中藉故掉的眼淚
妳是那年夏天最後最奇幻的那朵玫瑰
如此遙遠 又如此絕對

男孩看見野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清早盛開真鮮美 荒地上的玫瑰

--
我知道,在心子裡,我總是過著陰天。我每天起床的時候總是心情不好,我不容易交新朋
友,不喜歡任何承諾,對事物容易心生厭離,我始終學不會甜美乖巧,而且特別懷疑甜美
乖巧的人是否真誠。。。。。。就在憂鬱剛開始的時候我認真嘗試寫作。當時我尚未發現
自己老寫一些有點兒詭異,有點而陰鬱的短故事。這些故事分著看都還頗有趣,有種森冷
的趣味,但是一古腦兒兜在一起,就讓人擔憂作者的人生。寫作是不可能撒謊更不可能矯
作的,你處於什麼樣的狀態,那字裡行間就透露出某些訊息來。寫這些故事的時候,我拚
命找尋生命的出路,我覺得這個世界非常,非常寂寞,我做著該做的事,循規蹈矩,卻不
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暗夜的行路,分外困頓。


                             《冰箱》自序 柯裕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