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學 West BBS-西子灣站

『主選單』
分類佈告
分類精華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休閒聊天 / 線上使用者
  帳號:donbulan
暱稱:我之所以為我
等級:50
身份認證:已完成身份認證
上站次數:2331
張貼文章:326
最後上站日期:03/31/2011 15:26:33 Thu
最後上站來源:59.124.85.33
狀態:目前不在線上
信箱中的信件都看過了



http://www.wretch.cc/blog/donbulan


我的新聞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or930214

msn  donbulan@hotmail.com




















朋友: 為什麼這樣的你會成為一個職業軍人呢

我: 少了點軍人的氣質嗎?   我笑笑地回問

他側頭想了想,說: 是多了點什麼,軍人不該有的什麼,你太不適合當個軍人了
    到底是怎麼當上軍人的呢

我: 真的想聽嗎?  說起來可能會有點長唷

於是不知不覺的,我講了好多....
總是這樣,一講就停不下來
講著講著...,往往講出了為什麼現在的我會是這個樣子...

為什麼現在的我會是這個樣子呢?
真的想知道嗎?  說起來可能會有點長唷!



好....  開始吧!


那一年,我讀不下書了...

讀不下書的原因有太多,真正的原因,大概是我想不開,不想待在這個地球上了吧...
想不開的原因也很多,也許是一無所長,也許是受傷,更也許是覺得無聊吧...
總之,那時的我,什麼都覺得沒有味道,什麼也都不想做了...

很可惜的,在最衝動的那個時候我沒有走成
是因為終究缺少了點勇氣,或是陰錯陽差地我檢回了一條命,已經不可考
倒是很正常的,我終於被退了學

沒辦法呀,課不去上,作業不交,
這樣不被退學,大概全台灣人都可以當大學生了吧....

就這樣,我帶著我自己的問題(無解的人生牛角尖問題),離開了親切的同學們
人生的問題一直都沒有解決,卻誰也沒有勇氣問我打算怎麼辦
好像我很容易受傷似的....
其實最受傷的是我爸媽,卻是在後來大家才終於知道這件事


「 要不要陪我去游泳? 」   
41歲才在學游泳的舅舅,望著無聊看著電視的我,隨口問了這一句

「 明天好不好,明天! 」
忘了是在看《火焰挑戰者》還是《料理東西軍》的我,也隨口說了這句話
卻是我跟他最後的一句對話

一個小時後,我們接到了慈濟醫院加護病房打來的電話
從此,他再也沒睜開過雙眼

在他從加護病房到告別式的那期間,因為我最閒,自然也就都陪在身邊
漸漸地,我學會了怎麼無聲地和他對話...

不是沒想過“如果”的問題
如果那天我答應了舅舅的邀約,那會是怎樣的場景?

會是怎樣?


也因為在告別式完成之前,我還是最閒(也是自認的罪嫌)
我想了很多,不得不想地想了很多

想著我一直掙扎的人生問題

我一直以為在往生者離開後痛哭,對他是種失禮
那表示他留下了未完成的遺憾,表示是他離開的不夠漂亮
換作是我,一定要大夥都笑笑地面對我的離開

可是舅舅的走,我卻還是哭了,很狼狽很狼狽地一個人躲著哭
因為那真的是一種遺憾,更是一種唐突

原來這麼真切地接觸親人的猝死,是很痛很痛的事
我好恨,恨著那個如果題,恨著自己

可是我從不在人前哭,總是無聲的練習著和他的對話
無神論的我,變得莫名的脆弱,我迫切地需要他靈魂的存在
那是我對話的去處,是告解的所在
他一定聽得到的,我這麼告訴我自己
也只能這麼告訴自己


在告別式那天,我唸完了那篇寫給他的悼詞,然後燒掉
我讓自己清楚的認定,這是我最後一次在人前哭泣,最後一次

自此之後,我要成為舅舅在家族中的角色
那樣的豪邁,那樣的無所懼,那樣的善談,那樣的不露自己的情緒
我收藏了他所有的書,他最後唸的書,然後讀著

隱約地我知道,他替代了我的位子
替代了那個想不開,想離開世間的我
他這樣告訴我,別忘了老媽子在我眼前哭泣的樣子
如果我任性的離開,就是這樣的場面

所以我也必須要取代他的位子,無所懼地扛下一切
成為人群中的開心果,不再將自己的問題說出來讓朋友擔心
這是一種責任感,承繼他而來的偉大責任感

眼看著兵單即將來到,曾考到國防醫學藥學系的我,下了個決定
既然那時斷然拒絕了爸媽的期望去讀了大學,如今正是個補償的機會
去考指職士官,然後轉考軍校,當個一輩子的軍人吧
這二十多年頭來,我唯一成就的事,便是狠狠地傷害了他們
這也是我往後唯一不能再犯下的事


於是就這樣,我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朋友: 可是聽你說,還是打算退伍,然後再去唸書不是嗎?

我: 是呀,這是這三年的故事了,還想聽我就說唄



成為軍人之後的日子,是我和家人相處的最融洽的一段日子
奇妙吧,明明就是帶給這個家最多傷害的人,卻最能帶起這三年的氣氛

也許,有一半是我舅舅的功勞吧,我不能軟下來
也因為這三年來,姊弟都成熟了,能容忍我當初的狂妄
爸媽的身體也都穩定下來,或許我才是他們身體糟的主因,因為我總是最令人擔心
很擔心很擔心....

成了職業軍人後,整個人穩定了下來
所以他們心裡影響生理,竟然也就漸漸健康了起來
總之,在我成為軍人後,一切的問題都漸漸開朗,
甚至因為姊弟也都脫離了學生的身分
所以連經濟也漸漸不再是大問題了


而在這段時間,每當放了假,我都會到山上舅舅的墓上,點根煙,陪他聊聊
無聲地聊聊,他還挺幸福的呢,睡在有很美的花蓮全景的地方

我總是跟他聊家族中的瑣事,聊他剛上小學的女兒,聊我的外婆
聊我媽媽,甚至還有他總是看得很投入的政治和世界杯足球

我知道,其實人死後有靈魂的說法,有時是為了活著的人
就是有著像我這樣無法接受現實的人,需要有個對話的窗口
所以他們存在,真真實實地在心中存在
我也知道,或許我自始至終都只是在和自己心中的歉疚對話
在試圖解釋些什麼

那又何妨,我本就不是這麼堅強的人
知道自己的無神理論又何妨,我那時就是脆弱地需要他這樣的存在
所以他存在

當了軍人的前半年,日子就在這樣眾人療傷的過程中度過
我還滿喜歡當個軍人的,因為前半年的生活都在受訓
感覺起來,真有拍軍教片的趣味
生活最大的痛苦,就是努力忍住不在嚴肅的場合笑出來


然而半年的界線剛過沒多久,外婆離開了
她那時身上已經背負著大大小小七八個病痛,先有了糖尿病
然後中風半身不遂,然後是大腸癌,高血壓
最後也意識不清,認不得親人了

我偶而會像撫摸小孩似的撫摸著她的頭,卻看見她眼裡露出的痛苦
醫學還真是可愛,救不了我那該留下來的舅舅,卻反覆讓外婆這樣受著煎熬

於是,當外婆真離開我們的時候,對享年84歲的她,應是種解脫
對我的人生觀,卻又有了小小的改變

活著,似乎就是這麼回事呀
總是透著點無厘頭的古怪

不久,在台南放了假的我,先是第一次有了幻聽
然後作了個夢,那個因為疼愛,而不小心錯殺了一個女嬰的惡夢

我才知道,原來我的人生跟死有著這麼大的干係

教會的老師,給了我的夢最適切的解法
她說,會不會我殺死的那個女嬰,其實是我自己
因為自此就要成為一輩子的軍人,那是跟自己自小抱持的夢截然不同的東西
就像那女嬰,你過去的夢想是個抱在手裡疼愛異常的寶貝,卻終於折損在自己的手上
你無法再回到過去了,再也無法回去了
所以你慌張、不知所措,手上還殘留著殺死個生命的噁心觸感

我動搖了,動搖了那個想當一輩子軍人的假夢想....

生與死,到底還想對我訴說些什麼...


我望向上帝,聽見的只有微微鳥鳴
我凝視菩薩,祂卻只是無語

最後我還是選擇了自己的宗教,狂妄地相信著大自然
這一切都只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而我,只是個脆弱的不適合生存下去的瑕疵品
是撒旦的使者


然後...
我生命中的兩大天使發揮了作用

一是上帝捎來的使者,她是我前期這段日子的呵護
另一個是媽祖遣來的暖和香燈腳,是後期這一年多的純粹友誼
卻都被我自己搞砸了

除了忘恩負義,大概也找不出其他的語言來形容了


我總是一直問著自己,活著到底該是怎麼一回事
天生我才必有用是對的,可是空有一身精力的我,卻不知該用在何處

如果人生是這麼樣的無厘頭,那我們到底該堅持什麼


我說柯林頓其實比陳進興殘忍,又有誰能和我反駁

因為柯的一句話,引發了戰爭,殘殺了千百萬的家庭
而陳一生所為,卻不過數十人受害

他們說柯是正義,可是我卻不覺得正義就可以容忍暴力
什麼又叫做正義,不過是大多數人覺得可以接受的事罷了

陳的錯,是錯在這社會環境的殘忍
錯在這樣的人沒有溫暖而受肯定的成長環境
我偏要說陳是英雄,他是他孩兒眼中永遠的英雄
為什麼!  因為他自始至終用他的方式捍衛著他僅有的牽絆
因為這世界已然沒有完全的對錯了
全看待我們站在怎樣的立場看這社會
英雄,一瞬之間也可以被眾人唾棄
我們再也找不到英雄

如此,我們又何必要活在旁人的價值觀裡
別人的肯定認可,不外乎只是滿足了可觀的虛榮感
而人們只會越來越貪婪的往下一個慾望前去
然後越來越會包裝自己的慾望

說著人類的慾望,是世界進步的泉源
說著不滿足,才會再往前邁進一步
卻忘了真正快樂的人,只是因為他容易滿足
更因為他減少了自己的慾望

於是看著這一切景象,大都是在滿足自己
如何賺好多的錢,如何活得有品味
然後在行有餘力之際,發起善心,雖不小心忽視了受助者的尊嚴
卻終能滿足了自己的心安理得

人們真是聰明,總是能找到好多好多的理由
說服自己現在的作為,鞏固自己現在的立場

他們會說,會說這樣話的我,不過是吃不到而酸葡萄
也會說,這樣的我其實太偏激,忽視了這世界還有的溫暖

或許,這都是些正確的說法吧(雖然我不大相信是否真有正確的事)
可是當我發現不能相信一切的價值觀時,便開始無力地懷疑這世界
當我發現生跟死竟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時,就無法積極地面對自己的未來


不過,這一切跟我不再當軍人卻沒有一定的關聯...嘿嘿...偏題了...^^
相反地,我還是個不錯的軍人
雖然還是會犯些小錯被罵,可是神奇的是
我得到的幾乎是一面倒的正面評價

因為軍中是徹底的沒有對錯的世界,這是我後期認識到的世界
這裡的人實在是自私自利地可怕
會自私自利人人自危,或許是因為這制度,因為這可怕的階級
可是自私自利的嚴重程度,卻是因為人的關係

這樣的世界讓我徹底失望,也是因為這裡完全沒有對錯
我才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那就是當個絕不自私的軍人
也因為這裡完全沒有對錯,所以從那而來的正面評價並非我所想得的
我只學會了如何對自己負責,並在自己有力量的時候,去做個不自私的人


可是這樣的世界,跟外面的並沒有太大的差異呀
外頭的人不見得這樣自私,還有可以短暫相信的真偽
很多人說,如果在軍中我可以這樣,那是不是也該可以期待未來


這之間最大的差異,或許在自由的有無吧

因為勢必要把三年半的役期服完,我逃不了,躲不掉,所以只能這麼面對
就算其實自己很苦,也要這麼面對
而且還要對自己很負責的活下去,不能被自己討厭的環境打敗

可是外頭是自由的,我擁有著自己的選擇
我可以決定要不要讓自己這麼苦....

又有人問,如果活得只對自己負責,不在乎旁人眼光
然後在自己行有餘力再去助人,為什麼會苦

我想我會說,不自私的人都苦
他們或許可以很開心,可是必然不簡單,必然會苦

為什麼會開心,是因為他們覺得值得
可是我並不一定覺得值得

因為,這世界對我沒有迫切的需要,只有責任
我對這世界也沒有迫切的需要,因為在不知覺中
我已不會衝動,已很少慾望

我發現,不管是多大的痛,它終究會過去
也許較重的痛會留下較大的傷,可是終究會過去,只要還活著

所以我一直努力著的事,一直試著讓周遭的人舒服這樣的舉動
就算我不在了,也無關痛癢
我並沒有一定存在的價值

惟獨責任,那個不能再傷害我爸媽的責任
因為這個,所以我還留著


可是我已經不會有太大的慾望了呀
吃到很棒的食物很好,可是只能吃得飽也就好啦
能穿得有自己的品味很讚,可是穿得像很窮的台客也不會傷到誰囉

我變得不容易很痛,卻也不會很開心
不知道怎麼衝動,所以也不懂得怎麼愛

我知道有個人對我來說好重要,不能失去她的重要
幾乎是生活重心的重要,卻無法讓她知道我的感受
因為連我自己都說不清晰阿

她甚至讓我這一年來,漸漸忘了要去山上告解的這件事
讓我知道該去擁有夢想,然後長出肩膀,好扛著安全感
她成了我少數想捍衛著的人,讓我想變強壯

可是,我卻無法讓她相信,也無法讓自己相信這是一種愛

失去她該是好痛好痛的事,可是我竟也讓人看不出來的開朗地活著

我已是行尸走肉囉,我這麼說


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怎麼了
也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

有人說,其實我一直在壓抑,因為人的意志力是很可怕的
所以我壓抑的結果,真可以這樣讓自己的情緒不受太大的波動

而為什麼樣這樣壓抑,或許是因為舅舅離去後強迫自己堅強的影響
也或許,是因為當著兵,不是個可以自由發洩自己情緒的人
所以選擇壓抑,讓自己跟別人都不這麼痛苦

我無法反駁


我只是好奇著我的未來,到底該不該還有著期待

這樣不穩定、容易受傷,卻也容易傷害別人的傢伙
應該是比較適合一個人過生活的

有人又說,你的生活好像是一種修行
不賴呀,我這麼說

有人還說,你的存在價值,就在與朋友閒聊,讓人放鬆自己
讓人變得輕鬆的過程中呀

那是因為我太在乎朋友,又一直都是一個人,才能這麼沒包袱地說吧

人們都好寂寞,都需要個能細心傾聽卻誠實說話的朋友
我只是願意去扮演他罷了

因為我一個人呀,因為我也很寂寞
因為我也好希望這些有人能懂,有人能共鳴,感同身受呀


總有一天,你會找到你要的,這是大部分的人的說法
我一度已為我已經找到了,卻終於還是不停的傷害著下去
傷害著別人,也傷了自己的磨損下去呀

試著紀錄這一連串類似半自傳的東西,是讓自己檢視這過去

也好,或許我能就坦然地看到這一切
看到我之所以是現在這樣的一個我


你呢,成為我朋友的你們,也看到了嗎?

呵呵...一定很少人能有這樣的體貼看到這的吧
說不定早就沒人想查我了呢




^^   晚安                  94.9.25.03.21

         









很久沒有這樣了
隱隱約約感覺著情緒在心中的波動
是好事嗎   我問自己
讓自己再回去  那已經作成索引卡
塞進圖書館裡的自己
真的是好事嗎....

那股偏執一直都沒變...
對許多事物的看法   
也一直都維持著那樣的顏色
雖然這對自己來說真是件新鮮事
是種難得的不改變

可是那種對價值觀的不確定感
總覺得世上沒什麼是真可以抱持在心裡深信的害怕
還是一直在這裡
時而就像童年的秋千一樣
隨著風擺盪著

你只是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感動而已呀
你一直都沒變的  

那到底是為了什麼這樣做呢
是因為害怕著受傷嗎...
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被奪走的了
為何還怕痛


好像也傷害了好多的人呀
持續著因為自己的任性
因為自己特異的愚笨所傷...

該怎麼辦好呢
好像只能以這種方式存在著的我...


什麼都別管了
拿起用過去的掙扎織成的手巾...
矇著雙眼   就這樣前進吧

雖然哪兒也去不了
自己也一直都很清楚這點...
可是還是得走...
不為了恩情...不為了責任...
就走吧...

不得不走了....
去走出自己的樣子吧...

因為一直都沒忘了該怎麼感動呀...
似乎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