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學 West BBS-西子灣站

『主選單』
分類佈告
分類精華
休閒聊天
個人郵件
個人設定
重新登入
休閒聊天 / 線上使用者
  帳號:purplehaze
暱稱:離世而獨立
等級:50
身份認證:已完成身份認證
上站次數:4508
張貼文章:378
最後上站日期:08/04/2009 17:06:45 Tue
最後上站來源:218.164.54.251
狀態:目前不在線上
信箱中的信件都看過了

原來都是說一套做一套的人
既然要拒絕我 又何必給我希望?
真正的難過不在於被擋在門外
而在於自己天真的期待與想像下的人
果然 不一樣
---
為了塑造冷靜理智的假象
我又在幹豁達大度的蠢事

只要轉過身 就能假裝不在乎 
---
生活怎麼過 的確是個人的選擇
也許我們尋尋覓覓 猶猶豫豫 難以決定人生的行止
但不代表那昏昧不明的過程沒有價值
我們總付出些什麼做為代價 來獲得想要或不想要的種種
也許比別人多繞了些遠路 總也比別人多看過些風景

如果能確定自己的目標何在 當然令人欣羨
但又怎麼保證 將來自己不會後悔當初的選擇?
  又怎能因此輕視 目前還沒有找到自己方向的人
我們總想找到自己最適合的位置 
但不代表最快找到就是最好的
也不代表 安定的生活就是人人夢寐以求的
我們可以因為自己的成就而自信 但這不是自己可以自傲的條件

而在追尋自以為是的目標中 我們可曾想過 其中失去與錯過的
也許比我們想像的多了更多

我一直認為 人生中某些錯過 某些不足 將是自己的缺憾
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之後 除了珍惜之外 
應該還要回頭檢視自己曾經錯過的遺憾
拿著自己所得到的 用來盛氣凌人冷嘲熱諷
究竟在證明的自己獲得的稀少 
還是在展現自己那小小的 可以輕易餵飽的虛榮?

---
癲狂柳絮隨風舞 輕薄桃花逐水流
好風憑藉力 送我上青雲

不想屈居人下 更不想被鄙夷輕視 所以用盡各種方式 把握各種手段
我們自以為是的力爭上游
只是 送我們上青雲的 究竟是因為我們有飛翔的實力
     還只是因為那飄移無定的輕浮本質

---
快要 見不到你了
我們之間的聯繫 只是在MSN裡 有著彼此的E-mail 手機裡有彼此的號碼
我坐在電腦前 窺伺著你的暱稱 猜測著你的心情 
             想像著你的作息 等待著你在我之前下線後 那一句輕輕的嘆息
卻 始終不敢 也不知道怎麼樣傳過去隻字片語
好自然的開啟我們的話題 
也許因為嘲笑戲謔太多 自尊太多 顧忌太多 自卑也太多
用一次次表面上的不歡而散 隱藏猶豫與慌亂
你的離開 我的留下 
就已經注定了吧
我們的關係 只到這裡 你將不會有機會 
知道我對你的心情
---
我們是用怎樣的心情想念亡者?
太多的不捨與遺憾 都會讓我們在夜裡輾轉
稍稍有關的人事物 都會讓我們觸景傷情
撕裂已經結痂的傷口
即使如此 我們還是不想拋棄曾經共有的記憶
             還是渴望得知關於他的隻字片語
因為 這是在彼此之間 唯一 還可以因之而哭 因之而笑的 殘餘
---
我最怕的就是忘記你
但是好像 漸漸的想不起來
人一旦消失 在這個世界
連唯一可以永恆的記憶 
也會漸漸 被新生的記憶所覆蓋
然後  想不起你的臉
---
我不否認你對教學的努力
但是如何進行有效教學 
也許是你沈溺於理論的建構及工作量堆積的表象下 應該學習的地方
---
考上了兩間 總算對家裡有點交代
---
我現在還在幻想
想像你會從墳墓裡跳起來
開心的說都被我騙了吧
騙到成千成打的眼淚
我雖然會很生氣 但還是會好高興
就這一次 我願意被你這樣騙 快樂地說下不為例唷
但是 我連這樣的機會都不會有吧

---
其實我本來應該要跟你不熟的
誰叫你新生盃打贏我 賺走我夢寐以求的一萬塊
誰叫你老是那麼敏銳 隨隨便便就直指我的要害
害我啞口無言 只好死鴨子嘴硬的不肯承認

當男人 像你那麼敏銳直接 又心直口快 女生是會很討厭的
當朋友 像你那麼理智細密 又城府深沉 我們就會很欣賞的
因此 我是你的朋友
是你半夜被抓去翻譯蘇轍策論交報告用的
是你暑假被抓去修改萬王之王的網路遊戲文字用的
是你社團找不到人打比賽 做事情 跑公文用的
我們的友誼建築在社團比賽 合作共事 對你的欣賞也由此開始

你認真 執著 做事情不計較成本 只要求出來的結果要讓你滿意
而這﹝結果﹞程度通常很高 高到讓人嘆為觀止 紛紛落跑
但因為你那麼全神貫注全力以赴 良心不安下只好乖乖捨命陪君子
陪你一起淌這淌渾水 也接觸我本來從不會接觸的領域
你的要求 給我的是任務與挑戰 也讓我知道 原來我可以做到我從未想像我的事情
而看著你 我總覺得你的未來可以無限寬廣 無限美好 無限可能
想像著你未來意氣風發在電玩界叱吒風雲時 我就可以順便拿到免費的遊戲

只是 現在說的這些好像都沒有意義了
想當初我送你到長庚 還以為只是你操勞過度所引起的身體不適
休養一陣子就會康復 後來得知你的病情 和弘偉聯袂探病 我都認為你只是暫時需要休養
隨時都可以回來
當你北上治療 告訴我病情有好轉 預計一月底回高雄 我都堅信我們很快將可以見面
你又將生龍活虎的出現在我面前

只是 現在 我們終於又將見面 卻是在我始料未及的情況下
乍聽到這個消息 我還以為是小練在開玩笑 請不要 也不應該是真的
但是又心跳著祈禱著 希望這不是事實
開玩笑 一個對未來那麼多計畫 那麼多目標 又那麼有理想有才能的人
怎麼就這樣離開我們  怎麼可以就這樣離開我們
不捨 惋惜 遺憾 難過......
種種悲傷豈是言語所能形容 忍不住喉頭就哽起來
                                                                                
失去你這麼好的人 這輩子想到就會遺憾 可是告訴自己 不能哭泣 不能留你
要祝福你到更好的地方去
願凡你歸處 皆非他鄉 而是最美的天堂
今生太短 遺憾太長
想你總告訴我
你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必先苦其心志 勞其筋骨 餓其體膚 空乏其身 行拂亂其所為
雖然你總沒背完它 還會背錯
但完全可以看出你對自己的期許與自信 而你的表現 我們相信也當如是
雖然你今生來不及施展 但這些在你的靈魂裡 不會消失

記得 好好的去
這輩子忘了我們沒關係 但是你要快點再來
希望在我們有限的今生裡 還有機會再相遇

悲莫悲兮 生別離 失去你讓我們都忍不住哭紅了眼睛
樂莫樂兮 新相知 認識你卻是讓我們這一生都值得微笑的事
一路好走!!